默认搜索
  • 吃河豚_西施乳_东坡肉_苏东坡
  • 日期:2022-05-08   点击: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未知   字体:[ ]

  “竹外桃花三两枝,春江水暖鸭先知。蒌蒿满地芦芽短,正是河豚欲上时。”苏轼笔下写的是早春时节的春江景色。这个时节河豚正逆流而上,从大海洄游到江河里来了。这个时候的河豚是最肥美的,老家有“菜花时节河豚鲜”的说法。

  河豚是含有剧毒的鱼种,其肝脏、卵巢及血液处理不当,就有可能食之丧命。但河豚实在太鲜美了,很多人冒死去品尝,故有“拼死吃河豚”之说。身边也常有某地某人吃河豚中毒而亡的传闻。

  苏东坡是有名的美食家,有大宋第一美食家的赞誉。东坡肉、东坡肘子,还有东坡豆腐,都是他的发明,苏东坡也非常喜欢吃河豚鱼。他有个朋友善于烹饪,希望自己烹制的河豚鱼,能得到苏东坡的评价,便烧好河豚鱼请苏东坡品评。苏东坡看到鲜美的河豚鱼,大快朵颐,吃完心满意足地说了句“死也值了”。一代大文豪苏大人拼死吃河豚,成为美谈。

  过去主家请客如上河豚鱼,吃之前会告知客人,这是河豚鱼,意思是吃了有事别找我麻烦。过去吃河豚鱼是不请人的,愿意吃就坐下来,吃前会掏钱放在桌子上,意思就是这河豚是我买了吃的,不是主家请我吃的,吃死了与主家没关系,至于钱多钱少无所谓,只是表明一个态度而已。

  还记得第一次吃河豚的情景。那晚表哥带我去他曾服役的某军分区玩,说是玩,其实就是吃了顿晚饭,部队驻地哪是你想玩就玩的地方?我们天黑到饭店的时候,已有六位穿军装的军人先到了,都是四个兜的,级别较高的首长,很有首长架子,但一点都不摆架子。一一和我握手,和哥一样称我表弟。席间上了一个很大的瓦罐炖河豚鱼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河豚鱼长什么样,也是第一次吃河豚鱼。一个年岁稍长的首长说放心吃吧,厨师已经尝过了。给我夹了块河豚皮,说河豚皮是养胃的。谢过首长,正准备吃时,哥凑我耳朵边说,将河豚皮翻卷过来,皮上有毛刺,稍微搅动舌头就吞下去。我照样做了,一口下去,软嫩鲜香在舌尖上爆开了。第一次吃河豚,除了河豚的鲜美外,军人的豪爽也同样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  吃河豚鱼最酣畅的一次是在扬州,江都的一个老板请客吃河豚。席间酒美菜丰,扬州的名菜基本上遍了。席间,服务员端上来一个不锈钢脸盆,脸盆底部是秧草,秧草上面码放着好几条筷子长的河豚鱼。乳白色的汤汁漫过绿油油的秧草。河豚肝,河豚卵,河豚皮也被碧绿的秧草映衬着,散发出诱人的鲜香。老板客气,先给我夹块河豚皮,说吃块河豚皮养养胃,能多喝半斤五粮液。又给我夹块河豚卵,说吃块“西施乳”。我问怎么叫西施乳的,老板滔滔不绝地讲开了,原来,这河豚卵极其鲜美,春秋战国时的吴王有两大嗜好,一是喜欢美女西施,二是喜欢吃河豚鱼。吴王把河豚肝叫做“西施肝”,将河豚卵称之为“西施乳”。食色,性也。吴王将自己的两大最爱紧密地结合在一起。现在还有人将河豚鱼汤比作“西施乳”,让人食欲顿生,也使河豚身价倍增。

  河豚鱼烹制的方法很多,白汁、红烧、炖汤是最常见的烹饪方法,而扬州这家饭店的做法独特,菜名为“河豚焐秧草”无论叫法和做法都堪称一绝。先将煸炒好的秧草,平铺在砂锅中备用。将漂洗干净的河豚放在爆好油的锅内,加入适量白酒,淋上高汤大火烧至八成熟,此时汤汁已呈乳白色,将河豚鱼连同汤汁,倒入放好秧草的砂锅内,继续文火慢炖,直至起锅。这样烹制的河豚甘美,肥而不腻,鱼肉嫩滑。食之既有河豚鱼鲜香,又有秧草的清香。令人百吃不厌。

  “不食河豚,焉知鱼味。食了河豚,百鲜无味。”一般饭店都不会将河豚鱼放其他菜前面上桌,吃了河豚再吃其他菜,真的是食而无味了。近年来,人们生活水平越来越好了,吃河豚的人多了,加上滥捕现象严重,环境污染等因素,每年从大海洄游到长江产卵繁殖河豚少了。野生河豚成了饭桌上的奢侈品,城市每斤价格炒到上万元。长江禁捕后,江豚在饭桌上不见踪影了。

  淡水里人工养殖的河豚与野生河豚相比,可谓一猪一龙。但人工养殖的河豚毒性较小。加上现在人烹饪的技术提高了,已很少有吃河豚中毒的传闻了。

  又到了满地蒌蒿芦芽短,河豚洄游的春天,眼前仿佛有一盘河豚,缕缕鲜香热气慢慢氤氲开去。

  郭文华,男,中共党员,江苏省南通市如皋市九华镇人。现任职于中船澄西船舶修造有限公司工程队。自幼喜欢文字,在《澄西船舶》、《方舟》、《江南晚报》、《如皋日报》、《江浙文艺》、《现代诗美学》及网络平台上发表作品。已出版个人散文集《文华录》。

  淮阴人文荟萃。历史上诞生过大军事家韩信、汉赋大家枚乘、巾帼英雄梁红玉、《西游记》作者吴承恩、民族英雄关天培、《老残游记》作者刘鹗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