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搜索
当前位置:主页 > 金牌8码高手榜 > 正文
  • 鼠王邱满囤:一次灭鼠35万只拒绝外国收购专利秘方带进坟墓
  • 日期:2022-04-30   点击: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未知   字体:[ ]

  1993年5月,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在河北省涿州组织了一场有趣的灭鼠实验,目的是证明“邱氏鼠药”是否有效。

  不过至于这里有没有老鼠,所有人都没有十足的把握。因此现场的邱满囤显得十分焦急。

  这是个没有树荫的路段,太阳肆意地洒在众人身上。待到中午时,阳光越发毒辣。

  但邱满囤还是焦急地在等着,烈日炎炎之下,索性脱下衣服裹在头上,蹲在地上,直勾勾地扫视着实验区域。

  而围观的群众,听完后哈哈大笑,连连说道:界外的老鼠都被毒死了,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?

  最后,在数百名群众的围观下,“邱氏毒鼠药”在三个小时内毒死了4只老鼠,证明确实有灭鼠效果。

  “满囤”这个词语表现出了父母对他的美好希望,希望家里粮食满囤,吃喝不愁。

  首先,当时正值国民政府统治时期,因吏治腐败、战火纷飞,普通家庭都难以生计。这其中就包括邱家人。

  其次,在5岁那年,邱满囤的父母因病先后去世,他被迫和姐姐以乞讨为生、相依为命。

  在农村待过的小伙们都可能知道,老鼠洞九曲八弯,而且每个洞里都会塞着不少的粮食。

  奈何他文化水平有限,能力一般,在部队的四年里并没有被重用,到期后直接复员回家。

  从小对老鼠活动了如指掌的他自然“如鱼得水”,认为自己出人头地的机会来了。

  别人一个星期需要完成的工作量,他不到2天就完成了,因此经常受到组织的表扬。

  当看到队友费尽力气也无法有效治鼠的现状时,他计上心来,萌生了制造老鼠药的想法。

  国家“除四害”运动在1960年前后,基本结束,邱满囤这位曾经的“打鼠英雄”再一次无用武之地。

 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,邱满囤不找工作,甚至不出家门,不与人交往,整日在家里研究自己的“捕鼠大业”。

  妻子难以忍受他每天这样不务正业,说他是“二流子”,认为和他生活没有希望,就和他离婚了。

  根据他的说法,这个老鼠药可以散发出独有的香味引诱老鼠出来。老鼠一旦吃了它,必死无疑。

  当时《陕西工人报》的记者对“邱氏鼠药”的作用,持怀疑态度,于是将自己对邱满囤的采访发布到报纸上。

  没曾想,这篇报道迅速在当时引起了轰动,全国几十家报社对邱满囤的事迹进行了转发。

  而且药效极佳,曾经在广西南宁一次性消灭了35万只老鼠,还在安徽亳州消灭了100多吨的老鼠。

  因为10多年的漂泊生活,让邱满囤养成了“看人下菜”的本事。既然市场对他很好奇,那自己就编造一些夸张的事情吸引社会的眼球。

  此后,邱满囤开始在全国各地演讲、表扬,卖力介绍着自己的老鼠药和捕鼠“事迹”。

  为了“反哺”家乡,1987年前后,邱满囤还在老家成立了“灭鼠研究所”以及鼠药厂,事业越做越大。

  而且它的潜伏期有10个小时左右,往往会让患者掉以轻心,错失治疗的最好时机。

  早在1976年,我国就命令禁止生产氟乙酰胺;后来国家农业部和卫生部联合发布文件,禁止将氟乙酰胺作为鼠药的制作材料。

  根据记载,在1992年6月双方第一次庭辩时,五位专家明确表述他们曾在1990年进行过“邱氏鼠药”的灭鼠实验。

  市场上假药太多,你们实验的不一定是我们厂销售的正规鼠药。而且那天他本人根本不在场,所以这个实验没有事实根据。

  五位专家向法院提交了“邱氏鼠药”成分的调查报告,报告结果显示鼠药包含大量的氟乙酰胺。

  其中一位专家表示此次样品有11个,其中10个是市场上购买的,剩余1个是邱满囤提供给专家的。

  法院指出,在司法上采样实验需要有严格、科学的程序,必须证明样品确实来源于邱氏鼠药厂,这才是有效证据。

  况且市场上已有很多假冒的“邱氏鼠药”,因此无法保证这十一个样品全部来来自于邱氏鼠药厂。

  法院要求试验场一定要严格选择,一定要选择老鼠经常出没的地方,比如农场、粮仓等,这样才能让实验结果有效。

  然而,养鸭厂的老板提前一天在厂里撒了许多老鼠药,导致实验当天早上清出了许多死老鼠。

  为什么要加“类”字?坚定人员说只检测到了微量的氟乙酸,但不能保证这是氟乙酰胺,只能说是包含氟乙酸类的成分。

  北京海淀区法院一审公开宣判,在1993年12月29日展开,判定邱满囤胜诉。

  人类正深受鼠患所害,所以只要能促进灭鼠事业,造福人类,不管是“土专家”、还是“洋专家”,都应受到社会的承认和尊重。

  确实如此,在灾害面前,全体中国人民应该相互帮助,同仇敌忾,不应有群体的分别,更不应有团体之分。

  他不仅失去了曾经所有鲜花掌声、财富名誉,甚至他的第二任妻子也选择了离开他。

  在弥留之际,或许是为了能让自己的心血永远留在身边,他把制作方法永远地带到了另一个世界。

  斯人已逝,对他反复评价也没有任何意义,我们需要的是能从他的经历中学到启发。

  只要不损害国家人民的利益,只要能造福人类,无论是贫富贵贱,都值得被一视同仁、尊敬!